收起左侧

孙锡良:如何应对不断复杂化的台湾问题?

[复制链接]
查看: 838|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3-2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申请加入

x

2018-03-23 18:17:32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刚签署《台湾旅行法》,3月20号,美国就正式宣布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卿黄之瀚于20至22日对台湾进行访问,并将与蔡英文见面。
  访台官员层级虽不是太高,但这是非常危险的挑衅行为,它明显违背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精神,是不折不扣的亮红灯行为。国内媒体反应不大,事件性质却非常严重。
  有不少国内同胞对台湾问题的复杂性估计不足,认为大陆打台湾轻而易举,想什么时候收回台湾就随时可收回,当前只要专心把经济搞好,对美国的挑衅可不予理睬。
  本人并不认同这类看法,黄官员的访台恐怕只是美国的一个试探,我相信美国在2018年还会有层层加码的挑衅动作,美舰访台或停台的可能性非常之高。如此高调的挑衅,不理会,表面看也并不能带来什么损失。然而,美国挑衅的国际效应是:中国可以容忍核心利益被挑衅,效仿美国并不会带来严重后果。这会让很多美国帮凶误读中国的决心。
  如果让台湾问题国际化成为事实,统一问题就决不是简单的武力问题,它会演变成中国近代史的悲剧循环再现,最终结果不仅仅是统一成本高昂,甚至有可能转化为国家核心利益遭遇重大危机的局面。
  2017年下半年,中国驻美外交高官曾经讲:美舰停台日,就是武统时。
  听了这个表态后,我当时就表示担忧,不是我不喜欢这句有力的表态,是担忧话出无果的另类被动。这里面的很多话不方便讲出来,大家应该能悟出点什么。
  面对美台双方频繁的挑衅行为,大陆该怎么办呢?
  我想从民间角度做一下分析。
  ★★★统一台湾的法律准备
  这是我从2009年以来一直坚持必须早做准备的重要事项。有些国人总认为,一部《反分裂国家法》足以应对台湾问题。其实不然。
  《反分裂国家法》只是一部反对分裂的临时法,不是一部促进国家顺利统一的法律,也就是讲,只要台湾不独立、不内乱,该法无法启动。
  马英九曾经搞了个“不独不统”的提法,他的意思是:我不想宣布独,也不愿意跟大陆统。实质上当然是让台湾保持事实上的独立性。
  如果只有《反分裂国家法》,那我们的态度就把马英九的态度协调为:只要台湾不独,我也不打算主动统。
  就台湾同胞的视角看:如果台湾不主动宣独,大陆甚至没有统一的法理基础,因为《反分裂国家法》仅仅只规范了反分裂。
  最为可怕的是,台湾同胞可能还存在另一种“共识”:我台湾是被动的,美国主动踩红线,大陆不能怪台湾,要生气,你找美国去。
  为了应对美台双方的无耻默契,我认为,大陆方面必须改变传统思维,必须打破既有框架的限制,必须重新为祖国统一制定新法。
  主要准备什么法呢?
  我认为至少是两部法律:一部是《国家统一法》,一部是《台湾行政区治理法》。
  《国家统一法》既要明确反分裂,更要非常具体地构建国家统一条款,这部法不但适用于台湾未来的统一,而且适用于已经回归的香港和澳门地区,今后还要适用于全中国的每一个时期每一个区域,它应该成为保证国家长期完整统一的法律保障。
  《台湾行政区治理法》是着眼于统一台湾后的长期规划,统一,只是短暂的过程,长远的打算是治理好台湾,让台湾能够长治久安。这部法绝不能照搬《香港基本法》,更不能掺入外来干扰,香港是中英谈判后回归的,而台湾不是殖民地,中国不需要跟任何人谈判解决统一问题,所以,适用台湾的法律必须从起点开始就保持中国的绝对主权特征,不能留任何后患。
  ★★★统一台湾的舆论准备
  2012年,我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谈了我自己对“主动促统”的看法。过去,我们总是强调反对分裂,而没有把“要求统一”放在首位。现在,这种舆论导向可能不太合适,大陆必须高调地宣传促进统一,并且要以新制定的法律为基础进行主动宣传。
  “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是理性思考,但是,“把希望给14亿中国人”则是紧迫需要。统一可以慢点,也可以不打仗,但不能不启动进程。
  大陆放出舆论,既是对台湾促统派的鼓励,又是对台湾分裂分子的警告,要让台湾人民认识到:是该做选择了,想久拖不决是不可能的了。
  舆论宣传的目标是什么?
  最主要的预期结果:让台湾内部对统一大方向展开大辩论,吵也好,闹也好,只要他们开始为此而吵,事情就好办了。
  ★★★统一台湾的经济准备
  大陆同胞过去这些年一直认为,只要不明确支持台独的台湾商人,我们都要容忍并支持他们在大陆投资兴业,只对那些明确支持台独的人给予封杀。现实操作中,大陆实际上对所有台湾商人都保持高度容忍,对台独商人也不例外。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严峻的后果:台湾商人心中只有利益,统独跟他们毫不相关。
  大陆超级宽松的对台政策实际上是在给台湾民进党当局一个无形的民意支撑,因为台湾人有钱赚,台湾经济压力就小,压力越小,台独分子就越没有危机感,统一力量也就没有切人的空间。
  在无法准确界定商人统独理念的情况下,大陆对台商及两岸经济往来的新政策应该表现出以下特征:
  1、必须让台商感受到压力,祖国统一必须有台湾商人的正面回应,商人在大陆赚钱的基础必须是“两岸真正变成一家人”;
  2、两岸经贸往来绝不给台湾留一分钱顺差,甚至不惜对台湾的必需品实施有限制裁;
  3、两岸经济政策要在台湾实现的民意效应是:台湾地区的内部矛盾必须尖锐化。
  如果大陆不能有效从经济上逼统,会给武力促统带来很多负面影响。
  ★★★统一台湾的军事准备
  大家通常都认为,以中国大陆现有的军事能力,打台湾不费吹灰之力,想打就能赢。
  单纯从力量对比看,我当然不会否认这个结论。但是,我并不主张这种单向乐观情绪成为主流声音。因为,实际操作恐怕并不会那么顺利,附加影响因素太多。
  我始终坚持统一台湾的阶段性规划,并且我认为分三个阶段(曾在《热战时代》一书中提到)比较合适:
  第一个阶段:收回金门和马祖。
  第二个阶段:收回台湾本岛的附属岛屿。
  第三个阶段:收回台湾本岛。
  如何实施这三个阶段,就要看时机,或者说看美台的动作。
  为什么要分阶段?
  主要基于两个想法:一是考验各方的应对能力;二是减小统一的成本和代价。
  收回金门和马祖,对大陆而言,不是难事,对台湾而言,就是大挑战。如果付诸实施,首先是考验台湾当局,其次能考验美国和日本。根据多方的反应能力,中国可以得出相当多结论,并且可以为后面的行动制定足够多的预案。
  每一阶段的统一行动都是对台湾本岛居民的一次心理触动,这会让他们意识到:无论怎么吵怎么闹,统一大势已经无法阻挡,没必要付出牺牲,与其徒劳送命,不如主动和谈统一。
  如果真能以阶段性促统达到低成本统一的愿望,那是上上之策,如果做不到,最后的解决手段也会比一次性解决变得轻松。
  统一,是全中国人的强烈愿望。美国人不会轻易放弃台湾这颗棋子,它的挑衅会步步加码。美国加码,中国唯一的应对策略应该也是加码,它加码挑衅,我就加码统一。
  2018年,台湾问题到底会不会发展到危险境地?
  如果经济至上,仍太平无事。
  如果主权至上,恐怕很不平静。
  大陆民间的隐蔽忧患是:
  1、经济至上主义较为普遍流行,担心打仗影响复兴大计。
  2、和平主义不设底线地存在于很多人心中,他们意识不到:即使中国放弃台湾,美国还是会遏制中国。
  3、理想主义在众多人心中根深蒂固(等我强大,随时收回)。
  我从不反对“和平统一”,但我对“和平统一”这一传统口号的新理解是:统一有望,才有和平;愿意统一,才有和平。和平必须有前提条件。
  过去,我们强调:有一万个理由搞好中美关系,没有一个理由不搞好中美关系。
  在美国出尔反尔步步进逼的新形势下,我对这句话也有自己的新看法,我认为改动一下可能更好:有一万个理由搞好平等互利的中美关系,没有一个理由迁就不正常的中美关系。
  期待新时代的对台新战略!
  声明:本文只代表我个人看法,不代表其他任何人和任何机构。
  写于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精选推荐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